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少妇小说  »  吞精的良家少妇
吞精的良家少妇

吞精的良家少妇

三江市国际机场。

  一个戴着墨镜的女人,推着箱子走下飞机,看着眼前来来往往的人群,从兜里摸出来一颗棒棒糖,叼在嘴里。

  而机场广场里,七八个身穿黑色西装的大汉狂奔着,一个个汗流浃背的赶到女人面前。

  “不知道大小姐突然造访,我们接机来迟,还请小姐恕罪!”

  几个大汉对着一个女人弯腰行礼,倒是十分引人侧目。

  女人把行礼扔给几人,朝着出口走去:“好了好了,不要在这磨磨唧唧的,陈江的行踪找到了吗?”

  女人说着,几个大汉点点头。

  “回禀小姐,少爷的踪迹,我们已经找到了,据我们所知,少爷这三年的时间,都待在萧家!”

  “萧家?”

  女人停住脚步,微微一愣:“京城四大家族,没有姓萧的啊!”

  一个大汉赶紧回道:“不是京城四大家族之一,是三江市的一个二流家族!”

  “二流家族?”

  女人冷哼了一声:“他在萧家做什么?”

  大汉想了想,擦了擦脑袋上的汗:“回小姐的话,少爷,少爷他在萧家,当上门女婿!”

  女人猛地一咬牙,把嘴里的棒棒糖咬的粉碎。

  “上门女婿?”

  “陈江啊陈江,你还真是越来越有出息了!”

  “要不是现在家族有难,需要你这个继承人站出来,我真想一巴掌扇死你!”

  女人走出机场,面若冰霜的坐进一辆迈巴赫S680中,逐渐消失不见。

  ……

  “陈江,去,把衣服给我洗了!”岳母孙秀琴靠在沙发上,把身上的外套脱掉,扔到陈江面前。

  “妈,等一下,我先把地拖完的。”陈江正蹲在地上,用手拧着拖布。

  孙秀琴的脸色阴沉的如同乌云盖顶,一把操起茶几上的电视遥控器朝着陈江扔了过去!

  “我跟你说话你听不见吗?”

  “现在就滚去把衣服给我洗了!”

  “不然我明天打麻将穿什么?”

  陈江握紧住拖把,咬着牙,一股火气上涌,只是还没说话,妻子萧若岚的声音就传了过来。

  “陈江,你还真以为自己是个什么东西了?”

  “我妈让你洗个衣服,你还在这推三阻四?”

  “你是聋了吗?”

  萧若岚的语气如同凄风冷雨,充满着厌恶和嫌弃。

  论相貌,萧若岚确实不错,一米七的身高,前凸后翘,肤白貌美,这会刚洗完澡,正往自己修长的大腿上涂着润肤霜。

  “就他妈的是个废物,干吃粮食,放空屁,瞧瞧人家老孙家的女婿,那可是三江市有名大集团的高管,你再看看你,连洗衣做饭都做不好!”

  “我养你干什么?”

  “我他妈还不如养条狗呢!”

  孙秀琴一把将茶几掀翻,茶水撒了一地。

  萧若岚皱起眉头,满脸怒气的看向陈江:“还愣着干什么?你是不是想气死我妈?跟你说话你还站在那不动,不知道把茶水拖了吗!”

  萧若岚的怒意,根本不加掩饰,陈江入赘她家的这三年来,每天除了缩在家里,什么都不干!

  甚至在外面,她都不敢说自己嫁了这么个窝囊废老公!

  简直丢人!

  卫生间旁,握着拖把,系着围裙的陈江,身体剧烈的颤抖起来,心中的怒火,犹如积压的岩浆,终于顺着裂痕喷涌而出,他拽着拖把,一脚踢翻了水桶,把拖布狠狠的扔到了地上。

  “都他妈的给老子闭嘴!”

  萧若岚和孙秀丽,一时间竟然愣住了。

  陈江入赘萧家的这三年里,这还是他头一次发火。

  陈江狠狠地咬着牙,没错,他是萧家的赘婿,一个没有什么身份地位的上门女婿!

  而他之所以来到萧家,就是因为萧若岚……

  上大学的时候,陈家放养式的教育,让第一次离开家中的陈江很不适应,甚至陷入到了饥一顿饱一顿的尴尬境地中。

  是萧若岚的出现,她用自己的饭卡给陈江打饭,一连四年的时候,靠着萧若岚的饭卡,陈江才勉强吊住了命!

  而且,他不得不承认的是,就在七年前,陈江第一次见到萧若岚的时候,就已经爱上了这个女人!

  后来陈江大学毕业,他一直想着回到三江市,找到萧若岚,好好弥补这段感情。

  谁知道萧若岚父亲突然去世,临死之前,为了能让萧若岚能够继承他在萧家的遗产,准备招一个上门女婿。

  陈江不愿意别人当上萧若岚的老公,干脆自己顶替了这个位置。

  结婚之后的这三年以来,陈江不知道明里暗地为萧若岚挡下了多少灾祸。

  他害怕,害怕萧若岚走不出失去父亲的阴影,所以这三年的时间里,他恨不得每天跟着萧若岚,寸步不离,为她当牛做马,洗衣做饭!

  陈江本以为,萧若岚终有一天会明白自己对她的爱。

  可一次又一次,换来的却只有侮辱和厌恶!

  他那颗曾经炙热的心,已经彻底变成了冰凉。

  他不想再这样无休止的进行下去,哪怕他依然还爱着萧若岚,可他知道,萧若岚,不会爱上自己了……

  陈江脱掉了自己的围裙,扔到了地上。

  孙秀琴才猛然回过神来:。

  “你,你算是个什么东西?”

  “真他妈的是反了天了,你个王八蛋,还敢在这恐吓我?”

  “你这么能耐,怎么不跟我女儿离婚呢?”

  “我巴不得盼你赶紧滚出我们萧家!”孙秀琴站了起来,指着陈江的鼻子叫骂着。

  陈江没再理会孙秀琴,只是看向萧若岚:“我以为,三年的付出,总会换来你的一份感动,现在看来,是我想多了!”

  “离婚!可以。”

  “滚出萧家,也没有问题!”

  “这些,我都可以答应你们!”

  萧若岚眉头紧锁:“陈江,你是认真的?”

  陈江笑了,可是这笑容中,却夹杂着无尽的痛苦。

  “你觉得,这样的婚姻维持下去,还有意义吗?”

  萧若岚点头应下:“好,明天早上,我们去民政局离婚。”

  站在一旁的孙秀琴,简直是笑出了声。

  “总算甩掉了这个窝囊废,天天在家,除了混吃等死,什么都不会!”

  “若岚,别着急,妈这些日子打麻将,可是认识了不少豪门公子哥,以你的身材和气质,随便给你找一个都比姓陈的强一万倍!”

  “到时候我风风光光的把你嫁出去!”

  “就可以安享晚年了!”

  “至于你!”孙秀琴像是瞧可怜虫一般看向陈江:“你还真以为自己能上天了,一个上门女婿,也好意思提离婚?”

  “我告诉你,你没资格离婚!”

  “是我们萧家把你扫地出门了!”

  “你要想离婚,就得先把若岚他爸三年前给你的二十万还回来!”

  “真是抱歉啊,我忘了,谈钱,就是白跟你浪费口舌,你有钱吗?”

  “废物一辈子都是废物!”

  “垃圾也只配待在垃圾桶里!”

  孙秀琴冷嘲热讽的看着陈江。

  陈江真的是忍无可忍,他真的不知道,为什么孙秀琴这种人,能进得了萧家的大门!

  这个女人,没脸没皮,厚颜无耻,唯利是图,简直就是一副彻彻底底的小人嘴里!

  陈江把手伸进兜里,直接将一张银行卡摔在了孙秀琴的脸上!

  “你要钱是吧?可以,这里面有五十万!”

  “足够抵当年那二十万,和这三年来我所有衣食住行!”

  孙秀琴冷笑着看着陈江:“你幼不幼稚,扔给我一张银行卡,我怎么知道里面有没有钱?”

  “一个只会混吃等死的窝囊废,能拿得出五十万?”

  “你是不在在跟我讲笑话啊!”

  孙秀琴翻了个白眼。

  陈江咬紧牙关,看向孙秀琴的目光中,仿若能渗出火来,一瞬间,孙秀琴竟然产生了一种错觉,陈江可能要暴起杀了自己!

  “孙秀琴,庆幸你跟我生活了三年!”

  “也庆幸你是若岚的母亲!”

  孙秀琴张开嘴,却又不知道该说什么,不知为何,一阵恐惧笼罩在心头,一股寒气从脚底直冲天灵感!

  陈江不再去看孙秀琴,将目光落在萧若岚的身上。

  “明天上午,我在三江市民政局等你!”

  说完,陈江转身准备离开。

  只是刚刚走出三步,他又突然停了下来。

  “还有,我的东西,不用收拾了,全都扔了吧……”

  “反正,我再也不会回来了!”

  “七年了……”

  “萧若岚,我真的有些后悔!”

  “或许,当初我就不该认识你……”

  陈江说完,走出了萧家的大门,连一眼都没有回头。

  三江市的夜,冷的有些刺骨。

  陈江漫无目的走在路上,身后,一辆红色的法拉利引擎轰鸣,几乎是以最快的速度转弯过道,最后停在了陈江面前。

  法拉利的车门打开,一双修长笔直,圆润白皙的长腿,率先走下车来,随后,一个穿着白色紧身裙,长发飘飘的女人朝着陈江满面妩媚的一笑。

  这女人,论身材,要比萧若岚更加高挑。

  论颜值,也要比萧若岚更胜几分。

  “陈总,刚刚接到电话,罗总让我来接您。”女人走到陈江身边。

  陈江从兜里掏出一根烟,点着之后,叼在嘴里:“这么晚了,还麻烦你跑一趟。”

  他身旁这个叫做苏心妍的女人,也是他的大学同学之一,只不过跟萧若岚不同,苏心妍上大学的时候,就是校花。

  大学四年的时间,苏心妍自然不会跟陈江产生交集。

  只是在三个月前,苏心妍入职擎天集团时意外发现,自己大学时的老同学,竟然变成了擎天集团的总裁!

  从那天起,苏心妍就缠上了陈江。

  甚至为了陈江,不惜放弃主管的位置,成为陈江的私人秘书。

  每天陪在陈江身旁,明里暗里的暗示陈江。

  哪怕在得知陈江已经结婚以后,仍然贼心不死。

  “看你这个样子,是不是又跟萧若岚吵架了?”

  苏心妍靠在陈江身旁,望向陈江的侧脸,一时间,竟然有些痴迷。

  陈江苦笑着摇了摇头,抽着烟。

  “不是吵架……”

  “我准备离婚了!”

  “离婚?”

  苏心妍皱起眉头。

  陈江深吸了一口气:“人家瞧不上我,觉得我只是个混吃等死的废物,配不上萧若岚那个天之骄女。”

  苏心妍停住了脚步,有些错愕的看向陈江。

  “为什么?”

  “他们难道不知道你是谁?”

  堂堂擎天集团总裁,屈尊到萧家当了三年的上门女婿,结果竟然被人嫌弃,扫地出门?

  在三江市,没人不知道擎天集团!

  这个如同巨无霸一般的企业,三年的时间,占据了三江市百分之五十的GDP!

  在这种环境下,擎天集团的总裁,绝对是一句话就能让三江市抖上三抖的人物!

  就是这么一个手眼通天,灭掉萧家,跟捏死一只蚂蚁没什么区别的男人!

  竟然被人骂成废物?

  苏心妍的三观,已经彻底的炸裂。

  这萧家,难道都是用脚趾头思考问题的吗?

  陈江把烟头踩灭,再度苦笑了一声。

  “三年前我回到三江市的时候,正巧若岚的父亲去世,公司也陷入到债务危机中,家族亲戚更是想要霸占她父亲留下的遗产,以至于那段时间,若岚的精神状态不是很好。”

  “于是,我干脆不去工作,每天陪在她身边,洗衣做饭也好,衣食起居也罢,我只是希望能陪着她,让他尽快恢复过来,不要因为父亲去世,做出什么傻事。”

  “结果,原来一切都只是我自作多情!”

  陈江的手微微颤抖着,三年,整整三年,三年的感情,就在这一夜之间,消磨殆尽。

  苏心妍有些动容,伸出手抱住了陈江:“其实,你还有我。”

  “能不能,给我一个机会?”

  “我是真的喜欢你。”

  苏心妍眼圈泛红,抬起头,与陈江对视着。

  陈江没有开口,也没有推开苏心妍。

  足足半晌过后,他才悠长的叹出一口气:“不早了,送我回家吧!”

  苏心妍低着头,神色黯然的松开了抱住陈江的手,只是挽着他。

  两个人回到车旁,上了车,苏心妍把陈江送回小区。

  碧海湾。

  这是三江市最贵的别墅区,也是擎天集团开发的楼盘之一。

  在其中编号001的别墅,常年有护卫看守,守备森严,没人知道里面究竟住着什么人。

  只有苏心妍知道,那是陈江的家。

  正午,民政局。

  陈江看着钢戳落在离婚证的照片上,猛然间,竟然有些恍惚。

  七年的时光,自己和萧若岚的爱情,仿佛,彻底终结了!

  “陈江,婚已经离了,从今天开始,你和我之间再没有任何关系!”

  萧若岚拿起离婚证,看向陈江。

  陈江起身准备离开,萧若岚挡在陈江面前。

  “陈江,你就这么无情?”

  萧若岚的脸上,带着一丝愠怒,好歹是三年的夫妻,她真是不知道,陈江为什么这么冷血?

  就算这段婚姻早已有名无实!

  可他们毕竟还共同生活了三年!

  看着陈江满脸的平静,萧若岚就浑身难受。

  明明是她甩了陈江这个废物,可是为什么会有一种自己被休了的感觉?

  陈江看着萧若岚,伸出手,帮她把耳边的头发捋好。

  “以后你就是一个人了,要好好生活。”

  萧若岚无语凝结,一股窒息感,蔓延到全身。

  为什么,她感觉,自己好像失去了什么很重要的东西?

  是陈江?

  怎么可能,这个废物,自己有什么好留念的,和他离婚,只是为了自己更好的将来!

  那到底是什么呢?

  还不等萧若岚回神,民政局门外,一个女人缓缓走到陈江身边,挽住了陈江的胳膊。

  “萧若岚,好久不见!”

  萧若岚微微一怔。

  这个女人……

  她当然认识!

  苏心妍!

  曾经南海大学最有名的校花之一。

  “你……”萧若岚有些不解。

  苏心妍笑道:“还是要谢谢你,把这么好的男人让给了我。”

  “既然你们已经离婚了,我希望,你以后不要再来打扰陈江了!”

  “毕竟,他现在是我的男朋友。”

  苏心妍扬起脖子,犹如宣誓主权一般。

  萧若岚张开嘴,指着陈江,却突然间冷笑出声。

  “陈江,你什么时候才能长大?”

  “为了气我,竟然还叫苏心妍过来陪你演戏!”

  “你给了她多少钱?”

  苏心妍白了萧若岚一眼:“无知。”

  陈江叹了口气:“算了……”

  “若岚,照顾好自己。”

  陈江从始至终,也只说了这一句话。

  然后带着苏心妍,转身离开。

  站在民政局的门前,萧若岚看着两人的背影,漫天的冷风吹在她的脸上,却又好像,吹进了她的心里。

  又到了,秋天吗?

  以往这个时候,陈江都会脱下自己的外套给她。

  可是现在……

  萧若岚怔在原地,一瞬间,泪水湿润了眼眶。

  她似乎,知道自己失去了什么……

  一个或许曾经……爱过她的人。

  可是对不起,陈江,你只是个废物,一个混吃等死的窝囊废罢了!

  纵然爱我,又如何呢?

  你配不上我!

  一座高楼冲天而起,足足四十层的建筑,连带周围三座大厦,组建成了三江市龙头企业,擎天集团的总部。

  此刻,擎天集团十九楼,陈江坐在椅子上,俯瞰着半个三江市。

  擎天集团的第一副总裁罗宇,站在陈江的身侧。

  “陈总,既然您已经和萧若岚离婚,那天澜公司那面的二期尾款,我们还要支付吗?”

  罗宇低头询问着。

  陈江点了点头:“照常支付。”

  “这可能是我,送给她最后的礼物了。”

  “以后,就只能靠她自己了!”

  陈江转动着手上的戒指,那是三年前结婚的时候,他送给萧若岚的第一件礼物,由法国顶级大师制作的DR钻戒,当时还被萧若岚当成了地摊货,如今三年过去,也就只剩下自己的这枚戒指,还留在手上。

  陈江伸出手,摘掉了戒指,把它放进了抽屉里。

  “不知不觉,已经三年了!”

  “我们也该走了!”

  陈江缓缓起身,来到落地窗旁。

  三年前,他为了萧若岚,将擎天集团搬到这里,三年后,还是因为萧若岚,他要将擎天集团搬离。

  萧若岚,你可知道,篇幅有限,关注徽信公众,号[八号文学] 回复数字323, 继续阅读高潮不断!本来,我想要将一切都跟你坦白。

  三年前入门为婿,没有给你一场盛大的婚礼,三年后,陈江想以擎天集团为聘礼,以陈家继承人的身份迎娶萧若岚进门!

  可是……

  没有机会了!

  曲终人散,幕落人离。

  姻缘,命数,皆由天定……

  罗宇离开了办公室,诺大的办公室中,只剩下陈江一个人。

  关上办公室的门,罗宇脸上的笑容,一霎间被冰冷覆盖,他掏出手机,走到走廊的角落里,拨通了擎天集团财务总监的电话。

  “喂,我是罗宇!”

  “从今天开始,断绝和天澜公司的所有合作,停止天澜公司的资金供给!”

  罗宇说完,挂断了电话。

  没有丝毫的拖泥带水,没有半点犹豫。

  十年了!

  他跟随陈江十年,这是第一次忤逆陈江的决定!

  只是因为,他不光是陈江的下属,更深陈江的兄弟!

  三年为婿,扫地出门!

  这不是他想看到的结局!

  萧若岚!

  有些账,总有人要跟你算!

  ……

  ……

  天澜公司。

  萧若岚办公室的门,被人一脚踹开,几个彪莽大汉冲了进来,正坐在办公室后面的萧若岚皱起眉头。

  “你们是什么人?”

  “保安呢?”

  领头的一个大汉冷笑着看着她:“萧总,不必叫了,你的几个小保安,睡得挺安稳的。”

  “我今天来,是给你提个醒,欠我们的钱,该还了!”

  萧若岚面若冰霜,眉头紧锁:“我说了,只要擎天集团的资金到位,我马上还钱。”

  大汉大笑了两声:“我怕的就是你等不到那笔尾款了!”

  “萧总还不知道吧,就在刚刚,擎天集团的副总裁罗宇,已经宣布断绝和天澜集团的所有业务往来,也就是说,后续的尾款,永远也不会到了!”

  “再给你三天的时间!”

  “三天!”

  “还不上钱,你肉偿也可以啊!”

  大汉说完,也不停留,转身离开,萧若岚瘫坐在椅子上。

  行政总监冲进办公室,看见萧若岚平安无事,才松了口气。

  “萧总,擎天集团宣布和咱们断绝所有业务往来!”

  “我已经知道了。”

  萧若岚抬起头,双目无神,她的确是没想到,事情突然间就恶化到了这种地步。

  “萧总,咱们什么时候得罪了罗宇?”

  行政总监也是焦急万分。

  现在的天澜公司,根本就是一笔烂账,所有人都在等着擎天集团第二期项目的五千万尾款!

  如果这边出了问题,那天澜公司,距离破产,也就不远了。

  萧若岚摇了摇头,她现在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,为什么突然之间擎天集团就跟自己划清了界限?

  “那萧总,我们现在该怎么办啊?”行政总监忧心忡忡的看向萧若岚。

  萧若岚深吸了口气:“你先别着急,我马上给罗总打电话,问问到底是怎么回事。”

  行政总监听见萧若岚的话,松了口气。

  萧若岚之所以有这种底气,那是因为最初擎天集团和天澜公司合作,就进行的非常融洽,融洽到了连萧若岚都一头雾水的地步。

  这个项目,不仅是罗宇亲自跟进?,更是连竞标都没有进行,直接内定了天澜公司。

  签订合同的时候,在价格方面,也是尽可能满足萧若岚的要求。

  所以,只要萧若岚去找罗宇,就证明这件事情还有转机。

  萧若岚拨通了罗宇的电话。

  电话响了两声,被接通了。

  “喂,您好,请问是罗总吗?”

  “我是萧若岚啊!”

  “请问罗总,我们天澜公司究竟是哪里得罪了贵公司。”

  “为什么突然间就断绝了所有业务合作?”

  萧若岚询问着。

  电话那头的罗宇一言不发,一直听着萧若岚说完,他才冷笑了两声。

  “萧总搞不懂是吗?”

  罗宇强压怒火,直至今日,作为一切事情的始作俑者,萧若岚竟然还在这里充装无辜!

  “以前跟天澜公司合作,那是看在别人的面子上,我罗宇,不得不给他一个交代!”

  “既然现在这个人已经不在了!”

  “那你们天澜公司,又有什么特殊的?”

  “你真当擎天集团,真的需要你们这样一家小公司?”

  萧若岚咬着嘴唇,拿着电话的手有些颤抖。

  “我们有合同,你们如果不履行,我可以起诉!”

  罗宇冷笑着:“随意!”

  “官司打个三五年也不稀奇,我们擎天集团可以组个律师团,慢慢陪你们玩!”

  “只是不知道萧小姐的天澜公司,能不能撑住三五年!”

  “就这样吧,萧小姐!”

  “以后您不必给我打电话了!”

  “我很忙,没空接!”

  罗宇挂断了电话,听着电话中传来断线的忙音,萧若岚润湿了眼眶。

  为什么?

  究竟是为什么?

  天澜公司。

  萧若岚垂头丧气的坐在椅子上。

  眼中,满是绝望之色。

  天澜公司破产,已经是迫在眉睫的事情。

  可是此时此刻,擎天集团封杀天澜公司,萧若岚不知道,究竟谁才能救下自己。

  她无力的看向窗外,秋风落叶,万物凋零……

  桌子上的手机,突然响了起来。

  萧若岚看了一眼,是自己闺蜜乔雅雅。

  “喂,雅雅!”

  乔雅雅兴高采烈的声音传了过来:“若岚,我听说你离婚了啊!”

  “这种大喜的事情,可得好好祝贺一下!”

  “要不要今晚出来嗨皮?”

  萧若岚叹了口气:“算了吧雅雅,我没有心情,改天吧。”

  乔雅雅哎了一声:“我的萧大小姐,你这到底是怎么了?”

  “离了婚还不高兴!”

  “莫非你对那个废物陈江动了情了?”

  乔雅雅调侃道。

  萧若岚苦笑了一声:“怎么可能,是公司出现了问题,擎天集团断掉了我们的后续资金,在这么下去,资金链断裂,怕是要破产了。”

  乔雅雅发笑了两声:“我还以为是什么事呢!”

  “我跟你说,今天晚上这场宴会的规格,可相当之高,三江市的所有公子哥都会到场,反正你也离婚了,到时候傍一个回来,让他给你头一笔钱过去,这问题不就解决了吗?”

  萧若岚有些心动,让天澜公司挺过这次危机,显然大于她对爱情的追求。

  如果只需要这样,就能让天澜公司逃过一劫,到也未尝不可。

  “那好吧。”

  萧若岚答应了下来。

  乔雅雅点了点头:“说准了,今晚八点,紫金阁牡丹厅,不见不散。”

  乔雅雅说完,挂断了电话。

  萧若岚看了看镜子中有些憔悴的自己。

  看来,还得先回家去化个妆。

  ……

  ……

  擎天集团。

  十九层的办公室。

  陈江一根接着一根的抽着烟,烟灰缸里已经插满了烟头,他这三年来抽的烟,可能都没有今天多。

  只是愁……

  才下眉头,却上心头。

  七年的感情,怎么可能一夜尽断。

  但是,陈江也明白,跟萧若岚的爱情,他早已经输的一败涂地,最好的选择,就是离开。

  离开这座城市,再也不回来!

  所以,擎天集团的搬迁计划,已经在进行中了……

  陈江把椅子转到窗户一侧,阳光透过玻璃,照在他的脸上,暖洋洋的,陈江闭上了眼睛,兜里的手机震动了一下。

  陈江下意识的掏出手机,看了一眼信息。

  “混小子,老娘已经到三江市了,今晚八点,紫金阁牡丹厅,不见不散!”

  陈江微微皱起眉头,想了想,回复了两个字。

  “不去。”

  没过多大一会,电话再次震动了一下,又是一条信息发送过来。

  “你可以选择不来,回头自己跟爹解释你入赘萧家的事情!”

  这个陈韵涵,陈江恨的牙痒痒!

  陈氏家族一脉人数众多,自然不止他一人。

  虽然他是长子长孙,但是头上还有个姐姐。

  陈家魔女,陈韵涵!

  自己入赘萧家的事情,怎么被这个魔头知道了?

  陈天河还让她一个人跑到三江市来。

  陈江赶紧拨通了罗宇的电话。

  罗宇接通电话。

  “陈总!”

  陈江深吸了口气:“备车,准备去紫金阁!”

  “是。”

  罗宇点头应下。

  陈江从椅子上站起。

  “陈韵涵啊陈韵涵,我都已经打算离开了!”

  “你可千万不要在这个时候,再给我搞出点什么事情!”

  傍晚八点。

  紫金阁。

  萧若岚被闺蜜乔雅雅推着走进紫金阁的大门:“走啊若岚,我跟你说,今天来的,可都是大人物。”

  “你随便勾搭上一个,你的公司都有救了!”

  “你可千万要好好表现!”

  萧若岚点点头:“我知道了!”

  只不过,不知道为何,萧若岚总觉得自己今天有些心不在焉。

  一路走过去,低着头,没有看到自己前方走来的男人吗,竟然直接撞进了他的怀里。

  “对不起,对不起!”萧若岚赶紧抬头道歉。

  男人面带微笑的看向萧若岚:“没关系的!”

  “两位也是去牡丹厅的吗?”

  男人打量着两人,这两人中,无论是颜值还是身材,萧若岚都要比乔雅雅高出不止一筹,所以他自然而然的把目光落在了萧若岚的身上。

  萧若岚点了点头:“是……是的。”

  男人掏出一张名片,递给萧若岚:“这是我的名片,咱们待会见吧。”

  萧若岚接过名片,男人转身离开。

  乔雅雅一把把名片抢了过去。

  “若岚!”

  “你发达了啊,你知道刚刚那个人是谁吗?”

  “高磊啊!”

  “咱们三江市有名的富少。”

  乔雅雅看着名片,篇幅有限,关注徽信公众,号[八号文学] 回复数字323, 继续阅读高潮不断!一副爱不释手的样子。

  萧若岚倒是没有乔雅雅这么激动,她不认识这个人,不过刚刚吴磊西装革履,文质彬彬的模样,的确是给她留下了不错的印象。

  毕竟,像陈江那种不求上进的男人,可能只是少数吧。

  只是,萧若岚不知道的是,就在此刻,紫金阁外,一辆劳斯莱斯,停靠在路旁。

  司机走下车,打开后座车门。

  “陈总,紫金阁到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