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性爱技巧  »  福晋与福伦
福晋与福伦

福晋与福伦

花园中,福晋正在和一群丫鬟散步。

  “春梅,你看,这些花真的是好美好美哦!”福晋对身边的丫鬟说。

  “是呀,真的好美。”

  “看起这些花,就让我想起当年的我来了。”附近双手捧起一朵花,幽幽地说道:“那年,咱们家老爷到外面办事,在路上看到了我,那时侯,我还是一个穷苦人家的孩子。虽然身上的衣服破旧,但是却掩饰不住我美貌的面庞……”

  旁边的丫鬟听后也不敢笑出声来,都纷纷低头使劲的咬住自己的嘴唇,尽量不发出声音。

  “老爷在街道上遇见我,那时侯我正在卖自己烧制的夜壶。老爷也许是看见我长的美丽,所以翻身下马,来到我的面前,问道:‘你的夜壶要多少银子?’我不敢去看他,只好低头说:‘只要三文钱。’老爷顺手拿起一个夜壶,看了看说:‘这夜壶的口好像小了点,有没有大些的?’我急忙说道:‘有的,有的,不过在我的家中。’老爷听后,对周围的官兵说:‘你们先回去,我一会儿再回去。’一会儿,官兵都走掉了。我便和老爷回到家中……”

  “那后来呢?”福晋身边的丫鬟春梅好奇的问道。

  “后来?……后来老爷到我的家中都说我烧制的夜壶口太小,要我亲自给他做一个合适的夜壶。我只好答应了,便拿来尺子给他量……宝贝……”

  “福晋,‘宝贝’是什幺?”春梅问道。

  “……你现在还小,等以后嫁人就会知道了……”

  “……那……那后来呢?”

  “后来?后来我给老爷量宝贝时,看见果然是好大呢!叫我喜欢的不得了,我真的恨不得给他……”

  “老爷回来啦!”只听到花园外管家大声的招呼着。

  这时,福伦已经走到花园中来:“夫人,你在这里?”

  “老爷,你今天上朝怎幺这样的早?”福晋问道。

  “哦,皇上今天收了从罗剎国来的五名女子,现在正在‘欣赏’呢。所以就早早退朝了。”

  “原来是这样。”福晋点点头。

  “夫人,我们到屋里说话。”福伦扶着福晋慢慢走进里屋,对下人们说道:“你们都下去吧,没有什幺事情不可以进来。”

  “是!”下人们都退出了花园。

  福伦的府中这时候很安静。虽然是白天,但是毕竟府中只有两位年岁高的主人,所以显得比较的安静。

  府中花园后面的房子紧闭着门窗,隐隐约约好像听到有人的呻吟与喘息声。原来,这间屋中,福伦与福晋两个人正在做着巫山云雨之事。只见福晋这时已经一丝不挂了。

  经常养尊处优的福晋皮肤依旧显得十分光滑,还很像少妇的皮肤;但是胸前的两对乳房却很明显的垂落到腹部,乳晕很黑,一看就知道经常被人吸吮;两腿间私密处上的阴毛也已经快脱落乾凈了,依稀可以看见那条老沟。

  福伦大人身上的官服这时也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,只见他双手揉搓着自己的肉棒,并用淫慾的眼神看着身旁赤裸的福晋,很快那条肉棒就六、七寸的身高。

  “老爷,没有想到,您这样的年纪,这条老鸡巴还是那幺坚硬哦!”福晋贪婪的望去,恨不得马上舔个够。

  “人家都说,女人四十,如狼似虎。可是你已经五十多岁的人了,怎幺还是没有够呢?”

  福晋笑道:“老爷,难道这样不好吗?您不喜欢奴家的嫩穴了?”

  “还嫩穴呢?我看像个老洞了!”

  “好啦!好啦!嫩穴也好、老洞也好,总之没有老爷这根老鸡巴,奴家就真的要死掉了啦!”说着福晋拉过福伦的老枪,就用嘴服务起来。

  “真的没有想到,当年你做的夜壶,最合适还是你这把呀!”福伦微闭着双眼,细细的品味。

  “那奴家这次就再当一回夜壶好啦?”说着,福晋张开嘴,双手托起福伦那根百战沙场的老枪。

  “好!就让你再当回夜壶!”福伦高兴的说道。只见福伦低哼一声,从尿道口射出一道黄浊的尿液,直向福晋的口中。

  “唔……唔……好喝……唔……老爷的尿液真的想琼浆……唔……”福晋一滴不剩的吞下福伦的尿液,并且舔舔嘴唇,一副回味的淫蕩像。

  “夫人,这幺多年,你还是那幺的淫蕩哦!”福伦笑道。

  “老爷~~”福晋娇媚道。

  “是呀,这幺多年,也就只有你才知道我的伤处啦!”福伦叹道:“是呀,这些年也难为你为我舔屁眼,才能为我解除便秘的痛苦……”

  原来,福伦得了便秘的毛病,只有通过舔屁眼润滑,才可以排出大便来。否则将会很痛苦。

  “老爷这是哪里的话?!奴家也真的很喜欢给老爷舔屁眼呢!”福晋依偎在福伦身旁,娇声说道。

  “真的?”

  “真的呢,奴家就是喜欢老爷屁眼那怪怪的味道。”

  “哈哈哈……哈哈哈……好!快舔!”说着,福伦扶着桌子,撅起自己的屁股,露出黑黑的屁眼。

  福晋急忙爬过去,用手分开福伦的两块屁股上的肉,将屁眼露出得更大。只见福伦的屁眼好像是未开的菊花,紧紧的绻在一起。福晋用舌头轻轻的舔着福伦的屁眼,很认真的样子呢,并且舌尖努力的向屁眼深处顶去。

  “好舒服哦!福晋,快!用你的手指挖挖!”

  “是!”福晋急忙用唾液沾湿自己的手指,轻轻的杵进福伦的屁眼之中,慢慢的抽插起来。

  “哦……哦……啊……哦……好……舒服……福晋……夫人……哦舒服……哦……”福伦大人一边呻吟,一边美美的享受着。

  “老爷,您的屁眼好像开始蠕动了,估计快要好了啦!”福晋在福伦的屁眼处仔细的观察着。

  “是吗?再努力,让我的便秘能够排出大便吧!”

  “是!奴家马上来!”福晋再次用手指轻插着福伦的屁眼……

  过了半个时辰,只听屋中一声闷响,福伦大人终于把今天便秘的大便排了出来,并拉在福晋白嫩的脸上。福伦转身走到福晋面前,只见福晋白白的脸上,躺着乾燥而又发黄的大便,并且还冒着微微的白气。这一切的景像使福伦的那根老枪再次挺立如斯。

  “夫人,来!让我给你通通老穴。”福伦一把按倒福晋在冰冷的地上,準备插穴。

  福晋急忙阻止道:“不!不行!”

  “为什幺?”福伦大人有些不高兴的样子:“难道你不相信我的老鸡巴?”

  “不是的!奴家相信老爷啦!只不过是在地上做会很冷的,我怕老爷的关节炎……”

  “还是有老婆好!处处都在为老公着想。”福伦笑道,并抱起了福晋来到床上,分开福晋的大腿:“夫人,你的肉洞还像以前那样呢,很鲜很红,一张一合的,好像要吃掉你老公我的鸡巴似的!”

  “老爷,奴家的穴不光要吃掉您的鸡巴,还要吃掉您的人呢!”

  “哈哈哈哈……!你这个老婊子!福伦我一生就是喜欢婊子样的女人啦!哈哈!”福伦伏下身躯,将嘴唇凑近福晋的老洞口,舔了起来。

  “啊!……哦……哎呀……哦……老公……”福晋这时候好像是受不了这样的刺激,已经慾火中烧啦!她揉搓着自己的那对鬆弛的乳房,捏着自己那对黑褐色的乳头,并发出淫蕩的呻吟声。

  “老婆,没有想到你的老穴还是会流出很多的淫水来的呀!”

  “这就是老树开新花,枯井又有水啦!”福晋真的很骚浪。

  “好!今天我就叫你开上花!”说着,福伦将自己的老鸡巴突然插进福晋的小穴中。

  “哦!好痛!”福晋痛得一身冷汗:“老爷,你的老鸡巴也依然让奴家喜欢呢!真的好大!”

  “夫人,别怕痛,老枪也是枪,小枪也是枪,是枪扎人就会痛,还请夫人莫惊慌!”

  “嘻嘻……老爷就会说些淫诗挑逗奴家。”

  “那幺……你喜欢还是不喜欢呢?”这时,福伦开始在福晋的小穴中做抽插的动作了。

  “哦……啊……哎……哦……奴家……哦……喜欢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哎……真的……喜……”

  “福晋……你……这……老骚货……真……真的……让……我……喜欢……的……紧呢……啊……”

  “老爷……你的……鸡巴……快……快……快插……啊……奴家……痒……痒……”

  就这样两具肉身在床上翻来覆去,弄的床上一片狼藉。福晋脸上还有刚才福伦大人拉的大便,这时候也已经被弄得床上到处都是啦!床上到处都是淫水、尿液、粪便、口水,满屋萦绕着阵阵的淫声浪语。

  “老爷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奴家……不行……了……哦……要升天了……洩了啦……啊……”

  随着福晋的一声哀鸣,福晋射出了全部的淫水。福伦也在这次山洪中排出了自己的精液,瘫倒在床榻之上……

  “老爷,您真的还是好能干!奴家喜欢呢!”

  “那幺,以后我们天天做好不好?”

  “那……一切就都听老爷的吩咐啦!”

  “哈哈哈……你这个贱人,我就是喜欢!……”

【完】